Yun Fong

這次是大台電視劇式夢境。

主角是陳豪,救生員。一開始是在一個離島沙灘上,一批救生員正在練習。
艾威是救生員的領班,但被一眾女救生員鄙視,視之為鹹豬手。

在開始練習前,艾提醒各人防曬重要,所以叫人一字排開,互相躺下搽太陽油。
然後艾說他們搽太陽油覆蓋不夠,於是親自向一個女救生員下手。

說是「鹹豬手」,但整個過程十分像大台電視劇,沒甚麼香艷。那十幾秒內艾手只是在女星頸後和肩膊位置搽來搽去,因為再落已是救生員T恤。

然後鏡頭一轉,眾救生員已開始實際練習。陳豪和一個女救生員(好像不是陳茵媺﹖)乘小艇出了海。

下一個鏡頭,兩人已經在一間小房間。

他們被其他船撞到落海,被經過的水警救起,於是他們坐在水警輪裡。那間是水警輪沙展的房間,沙展就在跟他們問事發經過。

然後水警輪回到離島,他們就上岸回家。

然後陳豪帶我回家吃飯(我不是觀眾嗎﹖),他家裡一如一般大台電視劇,都是人多勢眾。

那間屋更大(也是大台電視劇習慣),但非常奇怪,不是建在平地而是斜坡上。從門口進去後,都是向下走,就像一間很大的演講廳般,樓梯一直走下去,就有幾個平台,各自有房間(像一個個貨櫃屋,但外面是更大的演講廳屋),樓梯底就是大廳。

陳豪帶我去他的房間,房外就掛著最大教師工會的舊橫額。

我﹕吓﹖這也給你找到當紀念品﹖

--

--

(封面﹕讀墨)

Don Freeman《安靜﹗這裡是圖書館》(Quiet! There’s a Canary in the Library),林真美譯,台北﹕遠流,2012

很明顯又是有目的閱讀,要不然買本童書幹甚麼。更明顯的是見到「圖書館」三個字所以買。
小女孩為何會引了一大批動物跑進圖書館呢﹖又是如何收科﹖都是南柯一夢。

在下不如黃國軒君熟悉童書(有興趣的可看他每週介紹),對在下而言本書故事很簡單直接,所以也沒甚麼分析或感想可提。甚至小朋友太小,暫時也無法讀給他聽,所以也無法知道小朋友有何感想。

其實這是購買電子童書的試驗。

親身讀完後,我倒覺得童書還是買實體書較好。畢竟電子書閱讀器一般只有灰階,而現時有彩色的一般尺寸都較小、而且色彩未夠鮮艷(不過本書也不算用色鮮艷那種,比較像粉彩),難以吸引小孩。如果用手提或平板電腦開啟,又恐怕讓小孩太早習慣用發光屏幕。發光屏幕除了久看對雙眼不好(所以才要買電子書閱讀器呀),也不想他們太早被「太多姿多彩」的電腦吸引,對較平實、沒動畫的書本失去興趣和集中力。

沒集中力的小孩,日後也不會有耐性學習。無論學甚麼(就算沒成為讀書人),必須要對「悶」有點耐受,方能有所成就。

用實體童書,當然也有不方便的地方。例如售價貴、較大本的難收藏,如果去圖書館借又怕不乾淨。不過讓孩子在電子時代的洪潮下,先習慣接觸一些實體書,似乎也不是壞事。如果他們真的養成閱讀嗜好,在紙本書以外再給他們一部電子書閱讀器也不遲。

當然小朋友太小,無論對紙本書或者電子書閱讀器都亂丟破壞的話,又是後話了。

(方某人其他書評書介)

(如果閣下有興趣讀電子書,經本文連結 http://moo.im/a/0tuCPX 購買,本人將獲得平台回饋。當然看倌不一定要經這條連結買的。)

--

--

很少會發這種夢,因為一向很少看韓劇,更不喜歡看恐怖片。

1. 很明顯是韓劇場景,就像《大長今》那種宮廷背景,見到的都是尚宮、宮女、內侍之類。

宮廷發生了離奇病症。
患者受到「鰻魚」的「感染」,逐漸變成喪屍,最後「鰻魚」會從臉部鑽出來,追咬其他人。「鰻魚」咬到人之後會鑽進去,然後被咬者就會被「感染」,漸漸變成喪屍。

之後的「畫面」就是不斷重複見到有尚宮內侍「喪屍」的臉上的「鰻魚」鑽出來,襲擊其他人的鏡頭。

皇上派出醫官徹查,但暫時未查出甚麼。

2. 鏡頭一下子跳到現代。

有個醫官(樣子像某個韓劇明星,但說不出是誰)被派到泰國調查,鏡頭跟著醫官走進人山人海(﹖)的泰國皇宮,但明明那個「皇宮」應該是韓劇宮殿的佈景,只是橫楣上的漢字都變成泰文。

似乎我是醫官的助手,所以被他催促著跑快點,因為「皇宮」實在太多人逆著我們方向走,所以要追上他非常難。

然後鏡頭又跳出皇宮,去到路邊。醫官趕時間到直接跳過馬路邊的圍欄(不是香港路邊常見那種,高一點、頂頭有點彎的,更難爬)。身為助手要追上,唯有也跟著爬欄,當然沒有主角直接跨欄般帥氣。

爬多兩道欄,好像還觸動了當地警察(很明顯是交通違例吧),被追趕了。

跑呀跑,跟著醫官跑到泰國的大醫院外面,有個很大的庭園,路徑彎彎曲曲,最適合躲在裡面逃避追捕的交通警。

最後跑到醫院大堂,見不到醫官,就醒了。

--

--

(這是為圖書館主任協會會訊寫的) 對於這一代「數碼原住民」而言,沒有電腦的生活已經是「史前時代」。 幾年前大家執拾圖書館時,學生找到一個大木盤,裡面有一堆小木塊和數字膠牌。他們感覺大概像考古學家挖到一堆史前工具一樣,完全不知道是用來做甚麼。 在下是電腦和網絡在生活中「由無到有」的一代,經歷過未有電腦的日子(註1),當然知道這堆東西是用來借還書的。奇怪的是,不比我年輕太多的助理小姐竟然說她不知道﹗要不是想扮年輕的話,就只能說是因為她不如在下自小對圖書館感興趣了。(笑﹗) 事實上我和助理小姐的童年,是香港圖書館界電腦化過渡的時期。我讀的小學沒有圖書館(可能有圖書櫃但沒有印象),中學圖書館在我升中時才剛轉用自設的借還書系統(我們有位很厲害的電腦科主任,註2)。公共圖書館也是1993年才開始電腦化,所以我自小就有紙本借書證(現在上網不難找到照片),當時借書不能跨館歸還。 為何助理小姐不知道這個木盤怎麼用,而在下知道﹖除了因為對圖書館特別感興趣,也因為經常去舊居樓下的小童群益會小型圖書館。這圖書館人手少、設備也少(因為屋邨人口老化後來還結束了),所以一直到結束都從未電腦化。由於經常去,又跟職員熟稔,所以有很多機會了解借還書程序。

未有電腦的年代如何借書﹖
未有電腦的年代如何借書﹖

(這是為圖書館主任協會會訊寫的)

對於這一代「數碼原住民」而言,沒有電腦的生活已經是「史前時代」。

幾年前大家執拾圖書館時,學生找到一個大木盤,裡面有一堆小木塊和數字膠牌。他們感覺大概像考古學家挖到一堆史前工具一樣,完全不知道是用來做甚麼。

在下是電腦和網絡在生活中「由無到有」的一代,經歷過未有電腦的日子(註1),當然知道這堆東西是用來借還書的。奇怪的是,不比我年輕太多的助理小姐竟然說她不知道﹗要不是想扮年輕的話,就只能說是因為她不如在下自小對圖書館感興趣了。(笑﹗)

事實上我和助理小姐的童年,是香港圖書館界電腦化過渡的時期。我讀的小學沒有圖書館(可能有圖書櫃但沒有印象),中學圖書館在我升中時才剛轉用自設的借還書系統(我們有位很厲害的電腦科主任,註2)。公共圖書館也是1993年才開始電腦化,所以我自小就有紙本借書證(現在上網不難找到照片),當時借書不能跨館歸還。

為何助理小姐不知道這個木盤怎麼用,而在下知道﹖除了因為對圖書館特別感興趣,也因為經常去舊居樓下的小童群益會小型圖書館。這圖書館人手少、設備也少(因為屋邨人口老化後來還結束了),所以一直到結束都從未電腦化。由於經常去,又跟職員熟稔,所以有很多機會了解借還書程序。

既然很多人(甚至乎我們的助理小姐)都不知道這個木盤怎麼用,於是我就在後來的校慶開放日裡,搞個「時光隧道」攤位示範「沒有電腦如何借書」。

以下請小馬騮示範,當然牠要先預備自己的借書證。
(當然不應該用別人的證借書啦。雖然以前借書限額只有三本,所以我還是拿爸爸媽媽的名義去申請借書證好多借幾本……)

方家騮﹕仔仔話有本書講香蕉架,等我去借先﹗

然後連同想借的書拿到櫃台﹕

--

--

(這是為圖書館主任協會會訊寫的。本文曾於2020年8月號會訊刊出,現因應讀書會內容補充重刊。)

(封面﹕讀墨)

三上延《古書堂事件手帖~扉子與不可思議的訪客~》,黃薇嬪譯,台北﹕台灣角川,2019

2015年會訊介紹過《古書堂事件手帖》系列,是很少見以舊書店為舞台、文學作品為經、人物網絡為緯的推理故事。

作者三上延1971年生於橫濱,然後於大船市讀高中,所以小說以大船到鐮倉一帶地方為背景。作者大學畢業後曾任舊書店店員,得到不少後來用於本系列中的知識。除了這個系列,作者還有《江之島西浦照相館》等作品。

《古書堂事件手帖》系列「正傳」有七集,每本有不同名稱。不過我看「奇異賓客」、「謎樣日常」、「羈絆」這類詞語其實放在哪一集都一樣啦。(笑)

--

--

Yun Fong

Yun Fong

Book Addicts, Piscean science kid, Asperger School librarian with a blog “Daily Fongyun”, author of 《吹水無邊﹕一個教師的閱讀與教學自白》, former CUSU law drafts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