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來源﹕科學人雜誌)

繼續追讀舊雜誌,科學人12月號也有肺炎特輯(本年2月號也有,上星期介紹國家地理中文版11月號甚至是整期專刊)。首篇討論台灣製疫苗因為法律制度而落後於人的問題。

新冠怪夢擾人眠〉介紹了一個有趣的問題,似乎因為疫情WFH令很多人多了時間睡覺(這其實是好事),於是就多了發夢(前幾天方某才又發了怪夢),有些夢可能是因應疫情壓力而來(方某的似乎不是),但也可能只是純粹因為「睡多了」。

這期特輯的重點似乎是「假資訊」,連續以幾篇文章討論,有很多內容其實是反思。例如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有色人種也懷疑疫苗,是因為歷史上白人主導的醫療體系忽略他們甚至剝削他們,造成了不信任。社交群體演算法有份鼓勵製造假資訊,他們卻一直迴避責任。早在去年二月的模擬戰中就有編輯嘗試玩總統大選假新聞(我有興趣知道他們如何分勝負,但文章太短沒提及),他們早就知道玩假新聞為何有效,但到了真的總統大選仍沒方法應付。這似乎也是讀完整個假資訊特輯的感覺﹕知道問題很嚴重、知道既有的fact check作用不大,但甚麼方法有效﹖不知道。

另一篇講述愛滋病研究和治療經驗,對現今疫情有何重要。除了奠定技術基礎外,另一教訓就是研究基金往往因為疫情減退而削減,令研發難以持續。另外相比起政客,美國軍隊反而很「務實」地面對疫情。而在列根年代,當總統不願應對(愛滋)疫情時,國會的黨友還夠膽出面反對,現在卻有很多人懾於民粹總統的淫威。更可悲的是,這篇文章的作者(他提到現在美國抗疫負責人佛奇,當時也有份推動愛滋研究)提及,他們十一月到中國大陸開會後,之後(大概十二月﹖)就收到中國同事表達有可怕病毒疫情爆發的消息。可惜的是,這一點並沒有引起那個總統的關注和反應。

還有一篇文章討論用哪些數字取代單一的GDP量尺,其實對很多唯金錢是視的人是當頭棒喝,在此不贅。

最後一篇有趣文章討論智人的自我馴化,有趣在當人類自我馴化變得「更友善」只限於「自己人」,同樣會帶來(對外人的)攻擊性。而這點又跟俗稱「抱抱賀爾蒙」的催產素有關,在大鼠身上也證實到。更有趣的是,人類的「自己友」觀念極具彈性,所以才會有民族主義誕生(這是近代開始的觀念,中國傳統是地域主義,「同鄉」多少還能透過各自親友牽扯到一點真實關係,但「民族」卻是一批天南地北、本來沒實際關係的人產生了共同體概念),而同時可以彈性到利用「群體間不會造成威脅的接觸」來消除隔閡。

這點呼應了新加坡政府堅持組屋要有種族配額的政策(方某有篇2012舊文討論過這點),政府政策「迫使」不同種族住在同一幢大廈(當然不像某國迫少數民族接納一個外人住在家裡,這是製造威脅感多於消除威脅感)、同一學校讀書、同一部隊服役,讓不同種族的人「朝見口晚見面」,鼓勵日常溝通,可減少對異族的刻板印象,降低種族衝突的誘因。當然,這絕對要配合其他種族平等政策,和真正尊重各族文化的施政。新加坡政府在這方面不完全成功(正在讀一本討論這些政策的書,遲點再介紹),但至少會比某強國成功。


這年來《科學人》很多篇幅都用來討論疫情,《國家地理》也差不多。11月號是年度專刊,全本講疫情,甚至本年1月號2月號都是分別以疫情和病毒作封面。(但在下還在追讀一月的雜誌)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來源﹕國家地理中文網)

11月號年度專刊介紹了不同地方的抗疫情況,例如肯亞、印尼的窮人和約旦的難民如何面對疫症。〈抗疫100天〉則以幾幅圖表總結疫情和疫苗開發時程。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2020年11月號

上篇提到10月號是175周年特集。11月號不是專題,不過也有值得特別推介的好文章。

有幾篇繼續討論科工界的歧視。例如〈正視科學偏見〉指出科學家本身有盲點,科學並不是必然會自行修正,而是靠互相批判而改正,所以科學家必需檢視科學過程是否隱藏歧視。另一方面,Siri因為採用標準白人口音作分析材料,所以難以辨識少數族裔的口音。更恐怖的是〈史前農夫西進歐洲〉揭示考古證據裡農業傳到歐洲後產生階級和歧視,原住的狩獵採集民族甚至可能被當成奴隸殉葬。

到現代也不見得很好,〈人道救援,文化海嘯﹖〉描述印度洋尼古巴群島在2004年南亞大海嘯後接受外界援助,卻因為援助方不了解島民生活模式,不合「島情」的援助反而摧毀了島民的社會和生活基礎,令他們變成依賴外援生存,失去自尊。

當然也有好玩的文章。例如不只龍蝦,昆蟲、鳥類和靈長類都懂社交距離,你還有甚麼理由要堅持不戴口罩又開派對、跳大媽舞﹖

新的無線電望遠鏡拍攝到遠方恆星的拱星盤,直擊行星誕生過程。照片可清楚看到裡面有多少大行星,實在令人驚奇。

不過我最喜歡的是〈吃軟不吃硬,好牙演化來不及〉,這篇文或許解決了老媽提出的問題。老媽在香港聽見很多人要剝除智慧齒,感到很奇怪。她認為是香港人有問題,因為她在星加坡時很少聽見有這類問題。如果按照這篇文章的說法,恐怕現在星加坡也好不到哪裡去,因為所謂「爆牙」(暴牙)或智慧齒阻生,不是因為遺傳,而是因為飲食不同所導致。

作者指出,古人類頭骨很少會發現有蛀牙或智慧齒問題。因為人類祖先吃的東西較粗糙,而顎骨發育需要應力刺激。如果小時吃粗糙的食物,有足夠刺激,顎骨就會有足夠位置供牙齒生長。現代社會因為食物多精緻加工,刺激減少,於是顎骨變短,智慧齒不夠位置生出來,就會導致阻生和爆牙了。這一點已靠猴子實驗證實到。

另一方面,蛀牙變得嚴重的原因人人知曉,因為多吃糖,但原來少吃粗糙食物也有關係,因為粗糙食物可刮除牙菌膜。所以多吃柔軟食物,牙齒少了磨損,但同時容易聚積菌斑,於是容易蛀牙。而人類膳食柔軟多糖只是這幾百年的事,我們根本來不及演化適應。

作者認為這些研究有助牙醫發展新療法,幫助顎骨發育到所需的長度。
當然更簡單的是「多點咀嚼對健康有益」,想不到這點不只在腸胃科或者中醫的角度成立,連在牙科也成立。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2020年10月號

看現在才介紹你就知道方某人追雜誌追得有多慢,但讀過覺得很有意思還是非推介不可。

10月號的雜誌是《Scientific American》175周年紀念特集(編輯說原刊八月創刊),採用電腦分析各期用詞頻率,對照不同年代的不同焦點。另一些文章也提及了馬車時代他們的總編輯曾打算在紐約地底建造氣壓推動的地鐵,還有魔術師胡迪尼和柯南道爾的靈媒爭論

還有在麥卡錫主義盛行,反政府被一律視為蘇聯間諜的年代(口吻跟香港的「收錢論」很接近,有告密者聲稱購買雜誌可獲「神秘補貼」),他們也曾因為一篇批評氫彈的文章而被政府審查。當編輯諷刺道﹕已印成的雜誌拿去碎紙機也可以拼湊還原,不如燒了它。政府官員竟然沒想起納粹焚書這回事而同意了,結果編輯立即找《紐約時報》(對,又是他們)爆料,引起公眾關注,藉此避免遭控危害國家安全。

更有趣的是,他們用了整篇文章去講述過往雜誌如何散佈歧視女性和種族主義的資訊。在某些人看起來應該是「左膠」之至﹖我卻認為誠實面對自家的缺點,總好過自以為義只懂指責別人。想指責別人之時,最好也想想自己是否有同樣的問題。

(這不是說自己有問題就不能批評別人,只是至少你應該知道自己沒想像中那麼美好。如果自己沒嘗試去改善,指責別人沒做好就會缺乏說服力。道德領袖並不是沒有缺失,想裝成沒缺失的那些只是偽君子。真正領袖是可以誠實面對自身缺失,並著力改善,成為眾人模範的人。)

下篇繼續介紹11月號


「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近來都太忙,買了書也沒空看,看了也沒空介紹。
有些我覺得沒讀完也可以簡單介紹一下的,就在這裡先介紹,另一些我還是想讀完才慢慢寫。這次介紹的幾本都是為保存本土歷史而買﹕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圖﹕突破)

《天愈黑,星愈亮﹕反修例運動的人和事》譚惠芸,香港﹕突破,2020

這本應該厚到我不會有時間看完吧﹖作者寫過很多深度訪問,已是很有名的記者。這本專題訪問集,有示威者和街坊、受襲的乘客、老師和學生、父母子女、兄弟姊妹,還有警眷。如果認識一個警眷是黃絲,你是否還叫得出要人「死全家」的口號﹖
(當然誠如訪問所示,有些警眷自己也這樣叫喊,一則相信自己家人不「黑」,二則認為如果自己家人也「黑」,自己陪死也就算了。世上永遠有紛爭,那些口口聲聲說抗爭撕裂香港的人,總是不願看看為何英國在香港息事寧人,中共可以不用三十年就把香港搞成這樣子。就是統治者的分別囉。)

濫權、濫用私刑的,當然應得懲罰。但我們在道德上應當一致,正如我們反對「抄家」式禍延抗爭者家人,是否讓仇恨無限伸延,其實是我們的選擇。如果示威者嘲笑警員讀書少,所以對煽動仇恨的宣傳不懂分辨照單全收,那麼讀書多的「我們」又是否能避免同樣的問題﹖

誠然,在對方毫不忌諱濫用暴力之下,義憤會迫使很多人無視這一方面,甚至會把這種「和理非」呼籲視為「大愛左膠」。但如果我們想追求更好的未來,我們也應該對自己有比對方更高的要求和期望。這絕不代表要求你無視和縱容有權者的暴行。


(這是為圖書館主任協會會訊寫的)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古書堂事件手帖~扉子與不可思議的訪客~ (圖﹕博客來)

三上延《古書堂事件手帖~扉子與不可思議的訪客~》,黃薇嬪譯,台北﹕台灣角川,2019

2015年會訊介紹過《古書堂事件手帖》系列,很少見以舊書店為題材的推理故事。可惜改編電視劇選錯主角,不大受歡迎。

2018年會訊再介紹大結局《古書堂事件手帖7 ~栞子與無止盡的舞台~》,提及日本開拍電影版,選角不錯。向學生介紹時也告訴他們日本即將上映,希望不久後可以在香港入場欣賞。

可是,電影一直沒有在香港上映。

然後,香港大亂,大家也沒有心情去追查這齣電影的下落。去年知道出了外傳,為學校買了,還未來得及放出來展覽,又遇上長期停課。到復課也是所有人忙個不停無暇入館,結果這本外傳放到暑假,還沒有學生借閱。讓在下變成第一人。

故事以栞子和大輔結婚後,生下的女兒扉子為引子,串連起四個與先前正傳有點關係的外傳故事。作者說由於不是主線、而且超出篇幅,所以沒放在正傳內。情況有點像《圖書館戰爭》在四本正冊外,又有兩本別冊。

作者說是描述登場角色的發展,但不擅記憶人物如在下,有個別角色可真的想不起在正傳哪裡出現過……不過作者描述人物之間的關係和羈絆仍然出色。最後的一個故事,令人有點意想不到,不是猜不到真兇會被抓住,而是想不到結局會有一個很像童話寓言般的道德教訓﹕愚蠢又不誠實的人最終都會失敗。

雖然每個不誠實的人總以為自己很聰明,但根據「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的格言,這個教訓似乎跟最近的網上流行語「奸有奸輸」等價。

古書堂系列的時代背景經歷過311東日本大地震,到這本外傳背景已經是籌備東京奧運的2018年。但連作者也預計不到的,是奧運遇上疫症搞不成吧。扉子的小學也要停課,雖然對她來說,不用上學、躲在家裡看書應該更高興。

世事紛紜、日益混亂,圖書館亦難免捲入《圖書館戰爭》。像主角般可以躲進小樓成一統,怎能不令人神往﹖

P.S. 誰見到市面有電影中文版DVD賣的,可以通知一聲嗎﹖(笑)

(方某人其他書評書介)


這似乎是法改會就性罪行的最後一輪諮詢

(前文﹕性罪犯資料庫評防止兒童色情物品條例回應性罪犯名冊臨時措施諮詢評論男童性能力法律推定評性罪行檢討報告書回應性罪行檢討報告書評論涉及兒童及精神缺損人士的性罪行諮詢回應涉及兒童及精神缺損人士的性罪行諮詢雜項性罪行)

不看諮詢文件不知道,原來保安局搞了另一個偷窺偷拍罪的諮詢文件,七月到十月之間就「無聲無息」地完成。方某甚至沒聽過有這個諮詢。

雖然觀乎最終報告,在下提出的意見,很多都沒被理會(就算是上一份報告提及留意到「香港居住環境擠迫會令家長無辜犯下兒童在場下進行性行為罪」的意見,但結論還是基於他們設想中的場景和動機去訂立法例,沒打算給予任何免責條款,完全依賴律政司不濫告)。但還是應該出聲,免得他們以為那些嚴苛又沒考慮實際問題的建議,真的得到廣泛支持。

本諮詢11/2截止,歡迎看倌抄用及修改本文內容作回應用。

簡評﹕

1.27 如果性侵犯16歲以下兒童和13歲以下兒童的最高刑罰相同,那麼區分兩條罪來幹甚麼﹖不如乾脆只設一條「性侵犯16歲以下兒童罪」﹖既然要分兩條罪,就是為了表達社會認為侵犯幼童更可惡、需要更多保護﹔相對而言年齡較大的兒童需要較少保護、16歲以上的又次之。所以「性侵犯16歲以下兒童」的最高刑罰應當比「性侵犯13歲以下兒童為輕」(例如監禁十年),才能反映兩條罪的嚴重程度不同。

1.32 情況相同,「導致或煽惑16 歲以下兒童進行涉及性的行為」最高刑罰應與13歲以下的有別,否則根本沒必要區分兩條罪。他們這樣做是自我毀壞法律條文之間,按照罪行嚴重程度按比例釐定刑罰的關係。

1.39, 1.41, 1.43 他們總是認為他們定義的新罪行比原有的公共秩序罪行更嚴重,而且有特定目標,所以應該有更高刑罰。但事實上只要他日訂立了新法例,律政司幾乎就會用最高刑罰的罪名去告。觀乎律政司如何濫用「不誠實取用電腦罪」直到被終審法院推翻為止的歷史便可得知。於是除了加刑之外,他們的建議其實沒有其他效果。

1.46 反過來說,有甚麼令人信服的理由,對動物性侵犯會跟對人的性侵犯一樣嚴重(所以要監禁十年),而且還要列入以保護人為目的的性罪犯名冊﹖有甚麼令人信服的理由指出,侵犯動物的人就會侵犯兒童或者精神缺損人士﹖

根據現行的《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第169章),最高刑罰也「只是」監禁三年。法改會諸君又有甚麼令人信服的理由,性侵犯對動物的傷害比其他方式虐待動物(例如斬手斬腳、火燒、疏忽照顧沒水沒糧)嚴重三倍多﹖

究竟加重「與動物性交」的刑罰,如何令人信服可以「加強對公眾的保障」﹖要保障「公眾」,加重對人性侵犯的刑罰就可以啦。

2.28 很簡單的問題是,如果評估報告認為重犯機會低,那麼這個犯人是否可免於列入性罪犯名冊、或者可於指定年期後除名﹖如果沒有這類配套措施,根本是等於古代黥刑一樣永遠污名化,就算有其他細節,又何來鼓勵更生之效﹖

3.4 性罪犯名冊查核機制聲稱是自願性,事實上因為教育局的指引已近乎強制性。幾年前就算警務處人手不足,學校開學後仍然只能靜候新僱員的報告發出,而獲聘者也無法工作。這樣的機制在3.9中被稱為「推行暢順」,並稱為「自願」,實在是「戰爭即和平」式的笑話。

3.39 在他們眼中「加強保障」幾乎可以用來支持一切措施,包括任何不顧人權、不顧罪犯更生的措施。為何不乾脆建議把性罪犯全部終身監禁﹖或者全部像古代罪犯般黥面,一走上街所有兒童都知道這是性罪犯﹖這樣必定可以令「兒童及精神缺損人士獲得最佳的保障」呢。

如果為了「加強保障」把罪犯不分輕重終身監禁是不合理的、為了「加強保障」對罪犯黥面是不合理的,那麼為了「加強保障」而把性罪犯不分輕重全部列入名冊、甚至不分輕重全部終身列入名冊,都是不合理的。身為法改會的小組委員,應該有道德勇氣告訴那些有非份要求的公眾,要求把已失時效的定罪紀錄也包括在名冊中,會令它跟《罪犯自新條例》互相矛盾,而法律之間是不應該互相矛盾,而不是說甚麼「留待社會考慮」的門面話。難道社會支持法律之間互相矛盾,各位法律專業人士就跟著說支持法律互相矛盾﹖這樣如何維護法治﹖

可以根據《罪犯自新條例》解除的案底,本身已經只包括最輕微的犯罪(不超過三個月監禁)。他們建議的性罪行最高刑罰(動輒十年以上),全部都遠超於這個範圍。如果還有符合這個條件的「性罪犯」,有必要像黥面般永遠被標籤嗎﹖

上次性罪犯名冊諮詢時本人已指出把所有性罪犯,不論他們是否有侵犯兒童和精神缺損人士的動機、重犯機會高低,全部列入名冊,本身已是基於公眾恐懼而胡來,完全無視性罪犯心理和更生的建議。最終帶來的只是虛假的安全感、和性罪犯終身受歧視。

敬啟者﹕

本人謹此回應貴會《性罪行檢討中的判刑及相關事項》諮詢文件。

建議1
就《檢討實質的性罪行》報告書所建議的罪行而言:
(a) 我們建議, 強姦及亂倫這兩項現有罪行的現行刑罰, 應繼續適用於“ 未經同意下以插入方式進行的性侵犯” 及亂倫這兩項建議罪行。
(b) 此外, 我們建議新訂罪行的刑罰, 應參照有關海外司法管轄區的相應罪行的刑罰而訂定,並作適當調整。

(a) 同意。
(b) 對具體的建議刑罰並不同意。

1.b.1 如果性侵犯16歲以下兒童和13歲以下兒童的最高刑罰相同,那麼區分兩條罪來幹甚麼﹖不如乾脆只設一條「性侵犯16歲以下兒童罪」﹖既然要分兩條罪,就是為了表達社會認為侵犯幼童更可惡、需要更多保護﹔相對而言年齡較大的兒童需要的保護較少、16歲以上的又次之。所以「性侵犯16歲以下兒童」的最高刑罰應當比「性侵犯13歲以下兒童」為輕(例如監禁十年),才能反映兩條罪的嚴重程度不同。

1.b.2 同理,「導致或煽惑16 歲以下兒童進行涉及性的行為」最高刑罰應與13歲以下的有別,否則根本沒必要區分兩條罪。你們這樣做是自我毀壞法律條文之間,按照罪行嚴重程度按比例釐定刑罰的關係。

1.b.3 在「性露體」、「窺淫」、「未經同意下拍攝裙底」等罪名上,你們總是認為你們定義的新罪行比原有的公共秩序罪行更嚴重,而且有特定目標,所以應該有更高刑罰。但事實上只要他日訂立了新法例,律政司幾乎就會用最高刑罰的罪名去告。觀乎律政司如何濫用「不誠實取用電腦罪」直到被終審法院推翻為止的歷史便可得知。除了「加刑」之外,你們的建議其實沒有其他效果。

1.b.4 反過來說,又有甚麼令人信服的理由,對動物性侵犯會跟對人的性侵犯一樣嚴重(所以要監禁十年),而且還要列入以保護人為目的的性罪犯名冊﹖有甚麼令人信服的理由指出,侵犯動物的人就會侵犯兒童或者精神缺損人士﹖

根據現行的《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第169章),最高刑罰也「只是」監禁三年。除非法改會諸君打算同時建議加重虐待動物的刑罰,否則你們又有甚麼令人信服的理由,相信性侵犯對動物的傷害比其他方式虐待動物(例如斬手斬腳、火燒、疏忽照顧沒水沒糧)嚴重三倍多﹖

建議2
我們建議, 現時懲教署可供性罪犯以自願形式參加的專門治療和自新計劃, 應予維持。
我們建議, 法官行使酌情權, 為判刑而取得性罪犯心理和精神評估報告的一般做法, 應繼續實施。
我們建議, 政府應檢討和考慮是否在監獄院所引入獎勵計劃。
我們建議, 在現有法定計劃下為獲釋性罪犯提供的專門釋後監管, 應予維持。
我們建議, 政府應考慮加強獲釋性罪犯的自新服務。

2.1 原則上不會反對這些「建議」,但如果評估報告認為重犯機會低,那麼這個犯人是否可免於列入性罪犯名冊、或者可於指定年期後除名﹖如果沒有這類配套措施,根本是等於古代黥刑一樣永遠污名化,就算有其他細節,又何來鼓勵更生之效﹖

2.2 另外本人認為,對所有性罪犯應該取得心理和精神評估報告,以作判刑及決定是否列入性罪犯名冊及列入時限的考慮。見建議3的回應。

建議3
我們暫不建議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機制成為強制機制。
我們建議, 政府應將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機制的範圍擴至最大, 並在適當時評估是否需要將該查核機制改為強制機制。
我們建議, 現行的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機制應擴展至涵蓋所有現有僱員、自僱人士及志願工作者。
我們認為, 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機制應否擴展至包括已失時效的定罪紀錄這個議題, 應交由香港社會考慮。我們為此邀請公眾就這個議題發表意見。

3.1 性罪犯名冊查核機制聲稱是自願性,事實上因為教育局的指引已近乎強制性。幾年前就算警務處人手不足,學校開學後仍然只能靜候新僱員的報告發出,而獲聘者也無法工作。這樣的機制在諮詢文件3.9中被稱為「推行暢順」,並稱為「自願」,實在是「戰爭即和平」式的笑話。

3.2 在你們眼中「加強保障」幾乎可以用來支持一切措施,包括任何不顧人權、不顧罪犯更生的措施。為何不乾脆建議把性罪犯全部終身監禁﹖或者全部像古代罪犯般黥面,一走上街所有兒童都知道這是性罪犯﹖這樣必定可以令「兒童及精神缺損人士獲得最佳的保障」呢。

如果為了「加強保障」把罪犯不分輕重終身監禁是不合理的、為了「加強保障」對罪犯黥面是不合理的,那麼為了「加強保障」而把性罪犯不分輕重全部列入名冊、甚至不分輕重全部終身列入名冊,都是不合理的。身為法改會的小組委員,你們應該有道德勇氣告訴那些有非份要求的公眾,要求把已失時效的定罪紀錄也包括在名冊中,會令它跟《罪犯自新條例》互相矛盾,而法律之間是不應該互相矛盾。而不是說甚麼「留待社會考慮」的門面話。難道社會支持法律之間互相矛盾,各位法律專業人士就跟著說支持法律互相矛盾﹖這樣如何維護法治﹖

可以根據《罪犯自新條例》解除的案底,本身已經只包括最輕微的犯罪(不超過三個月監禁)。他們建議的性罪行最高刑罰(動輒十年以上),全部都遠超於這個範圍。如果還有符合這個條件的「性罪犯」,有必要像黥面般永遠被標籤嗎﹖

3.3 上次性罪犯名冊諮詢時本人已指出,把所有性罪犯,不論他們是否有侵犯兒童和精神缺損人士的動機、重犯機會高低,全部列入名冊,本身已是基於公眾恐懼而胡來,完全無視性罪犯心理和更生的建議。最終帶來的只是虛假的安全感、和性罪犯終身受歧視。

一份「健康」的性罪犯名冊,應該要有其他的配套措施。首先性罪犯定罪時,法官應該索取心理及精神報告,報告應說明被告對兒童的潛在威脅程度。如果被告並非有孌童癖,或者會隨機侵犯兒童的犯人,則未必有必要列入性罪犯名冊(例如一對「打野戰」的情侶,就算技術上成為「性罪犯」,也不見得就會侵犯兒童),又或者可以設定一段較短的年期。如果在該年期內(例如五年)沒有再犯下性罪行,就可以除名。對於有孌童癖的犯人就要設定較長年期(或者直到心理或精神報告認為已無威脅才除名),屢犯的就終身列入名冊。這樣合符比例的性罪犯名冊才可以鼓勵犯人更生,否則只會對更生人士帶來無差別的歧視。

正如你們當年性罪犯名冊諮詢文件所顯示,性罪犯重犯率本來就不高,而大部分犯人都是第一次定罪(性罪犯名冊臨時措施的諮詢文件3.34)。可見就算所有職位都要查核性罪犯名冊,也無法阻止大部分性罪犯接觸兒童和精神缺損人士。對更生人士無差別歧視,所帶來的也只是虛假的安全感。而你們就為了讓公眾得到這種虛假的安全感,實在地斷絕性罪犯更生之路。

此致
法律改革委員會
性罪行檢討小組委員會秘書

市民
方富潤


將於23/1早上舉行,由於疫情關係將於線上進行。請各會員於21/1之前報名

這次大會除了會務報告,並有新一屆理事選舉及會章修訂投票,及博愛醫院歷屆總理聯誼會梁省德中學同工閱讀推廣分享。

當日投票將同樣於網上進行,由於網上表格投票難以確定選民身份,為免選舉結果遭到質疑,將以記名投票形式進行。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by HKTLA)


二零二一年第一號《聯合報》已出版﹕HTML版 / PDF版

又一波疫情導致各博物館再次關門,公眾節目大多未能恢復,講座隨時取消或改於網上進行,敬請留意。新年伊始,繼續傳來荒謬消息,實難令人對未來有信心。惟謹記非因有希望才堅持,是因堅持才會有希望。

新聞版﹕
1. 棋王譴責港共濫捕 (本報訊)

對特區政府拘捕泛民初選組織者和參選人,棋王批評為濫捕。初選實屬民主社會正常機制,以否決預算案迫使政府採納意見及高官下台,均符合基本法規定的合法行為。警方濫用罪名藉機搜查各人物品和資訊,也只會讓外國進一步認為香港已與大陸毫無分別,增加他們制裁中港的理由。豈不更危害國家安全。

副刊版﹕

1. 棋藝天地 — 網上通訊棋局(續) (方潤)

上回提要,方某負責校內桌上遊戲學會。因應校方希望網上進行,嘗試把舊時的「通訊棋局」放到網上進行。首先嘗試的是蘇格蘭場探案(Scotland Yard)。

這個遊戲對學生比較簡單,就由本人充當疑犯在倫敦地圖上四處遊走,他們只需猜度本人位置前往捕捉即可。他們要以方某公佈使用的交通工具,以邏輯推斷去向,並與其他學生溝通合作攔截。

方某所做的工作比較多,要每天根據他們的回應調動棋子、決定自己如何走,再把棋盤拍攝,上載到教學網站讓他們再決定下一步。動機較強的學生跟進較好,有些在聖誕節前已捉到方某(碰巧我走到棋盤邊緣,可走動的位置不多)。可是要學生一組合作,遇上不活躍的學生就會「沒回應」,為了不悶倒有回應的學生,方某還要代前者決定走子。這樣當然會影響興趣。希望下學期改用另一遊戲,可以引發這些學生的興趣。

知識版﹕

1. 節目預告

博物館重開日期未定,請留意館方網站消息。醫學博物館於22/10/2020–31/3展出3D打印針灸銅人,星期一、六、日及公眾假期休息。部分博物館節目和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講座將於網上進行。

今季wishlist﹕

展覽﹕
藝術館﹕波提切利與他的非凡時空 (-24/2)
科學館﹕植物科學實驗室 (12/3–21/3,維園)
文化博物館﹕瞧潮香港60+ (日期未定)

講座﹕(由於公眾活動暫停,請留意屆時館方宣佈)
太空館﹕如何在太空發電 (16/1)
歷史博物館﹕再不是借來的時空:公共空間、歷史文物與香港人身份認同的變化 (30/1)
歷史博物館﹕從客家梅菜扣肉到上海鍋貼:港式飲食文化的人類學研究 (27/2)


兩本都是為圖書館買的書,前陣子看完香港的交通標誌,不如順便也借來看看。
(謎之聲﹕喂你手上還在追著十月份的雜誌呢﹗)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圖﹕博客來)

《日本街角圖鑑》三上辰郎等著、涂紋凰譯,台北﹕采實文化,2018

買這本書顯然是被兔子造型的欄杆座吸引,日本人總是要把所有事做成「可愛風」的。
(謎之聲﹕之前你買了本講日本坑渠蓋的還未讀完呢﹗)

不過這本書倒沒多少交通標誌(雖然也有介紹掛交通標誌的桿),是介紹街道上的其他物品﹕雪糕筒、交通燈、路邊廣角鏡、郵筒、磚牆、護土牆、電線桿、商用的宣傳旗底座、回收箱等等,甚至消波塊也包括在內。作者找了很多對「那類物品」有興趣的人,各自把收集的照片和感想寫出來。這樣就成一本書。

Yun Fong

Book Addicts, Piscean science kid, Asperger School librarian with a blog “Daily Fongyun”, author of 《吹水無邊﹕一個教師的閱讀與教學自白》, former CUSU law draftsman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